關於部落格
  • 1567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回憶艾司特烈馬度拉 (1):感官劇場 「亞麗阿德娜之線 」

當時的我第一次看到那麼大那麼完整的羅馬劇場, 對它的天然視聽效果感到訝異, 沒想到自己 會在兩年後回到這裡工作, 而且從此愛上這片西班牙和葡萄牙交界處的土地、人情及食物, 還在 這裡買了房子, 不過這是後來的事了。 美利達古典戲劇節為期一個月左右, 參加的表演團體主要來自歐洲和美洲。劇目當然古典, 例如米蒂亞、伊底帕斯王、特洛伊戰爭等等百演不厭的希臘悲劇, 呈現方式則像一場創意盛會, 可以是單人獨白、和觀眾互動的小劇場, 佛朗明哥舞蹈, 或各式各樣的performance, 重要 的是能讓數千年前的故事, 在今天聽起來一樣觸動人心, 彷彿時間不曾流逝 (呵, 人類記性短淺, 無法學習歷史教訓)。 二000年的夏天, 我重新回到美利達, 在戲劇節的新聞公關部實習一個半月, 包吃包住包好玩, 但是沒薪水。製作公司為我們五個見習生在市中心一條名叫「約翰藍儂」的街上租了一層大 公寓, 我便天天從這裡走到劇場旁的辦公室上班, 早上通常做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像是整理 平面媒體上有關我們戲劇節的新聞, 或是答覆打電話來詢問演出資訊的民眾, 下午多半時間在 劇場裡跑上跑下, 幫忙接待和佈置各個首演前的記者會。晚上下班後, 我們會拿著製作公司給 我們的「飯票」, 和其他戲劇節的工作人員一起坐在「港口餐廳」門口的戶外座吹涼風、喝啤 酒、吃今日套餐。 艾司特烈馬度拉省不靠海, 但記憶中最美味的炭烤沙丁魚是在「港口餐廳」 吃到, 可能是當時愉快的氣氛讓人口齒生香吧。 晚餐用畢, 有工作的人回到崗位, 沒事做的人, 例如我們這些見習生, 就到劇場找個空位坐下, 等著看表演。羅馬劇場想當然爾是石頭座位, 有經驗的觀眾會從家裡帶椅墊來, 也會帶著扇子, 據我觀察, 搧涼倒還其次, 主要是作整體造型用的。西班牙夏天晚上十點鐘後, 天色才會慢慢 變暗, 節目通常這個時候才開始。以深藍天空為布景, 打了燈後精光燦爛的劇場在我們的面前彷 彿無限擴大, 讓我們不得不掉進它一手布置的時空裡, 想回頭都難。 不過那年讓我印象最深刻的表演不是在古劇場裡看的, 而是列屬戲劇節off的一個節目。 有天同事告訴我, 這幾天晚上十二點起在市立體育館裡有來自哥倫比亞波哥大的「感官劇場」 (Teatro de Los Sentidos), 一定要親自體驗。 我隔天就跑去報到, 三更半夜和大家 排隊等著入場。 劇名叫「亞麗阿德娜之線」(El Hilo de Ariadna), 典故來自希臘神話。雅典英雄鐵修斯 打算消滅克里特王國的牛頭人身怪獸, 但牠住的迷宮路徑繁複, 從來沒有人能活著找到出口。 克里特公主亞麗阿德娜愛上鐵修斯, 私心想幫助他並嫁給他, 就去找迷宮的建築師戴德樂斯問 路。戴德樂斯指引亞麗阿德娜迷宮出口, 再給了她一個線團以便沿途施放做記號。 她就用這條 線幫鐵修斯殺死怪獸, 之後和他一起遠走高飛。 身邊排隊的人們, 七嘴八舌的說誰誰誰來看過之後大力推薦且都不願透露劇情, 神秘兮兮。 終於輪到我了, 一走進去真正雙手不見五指, 烏七嘛黑, 只隱約聞得到淡淡香氛, 有個低沈的聲 音在耳邊說: 「請脫鞋」。害怕又好奇, 我乖乖把鞋子交出去。接著, 有一雙手輕拉著我走兩步 路, 繞幾個圈, 帶著我的手去摸索周圍四處。這隻手繼續推著我進到另一個房間, 然後不聲不響 的消失。我的視覺剎時恢復, 只見氣氛詭異, 腳下一條碎石小路, 拐個彎, 看見一棵種在沙地裡 的樹, 走著走著, 出現了一盆火, 和一個坐在地上戴著牛角, 正看著我的男人。 呃… 他就是牛 頭人身獸吧! 說來算身世可憐, 爸爸是牛媽媽是人, 一出生就被拋棄, 從來不知自由為何物, 還 遭同母異父的姊姊亞麗阿德娜出賣, 死在鐵修斯這力大無腦的傢伙手上。 小路引著我走進一個房間, 只見兩個皮衣短裙、濃妝艷抹的女戰士,站在一張木板旁, 用手示意我 躺下, 又幫我把手腳固定好。一躺下去就後悔了, 原來木板是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的, 她們就這樣 把我轉過來轉過去, 彷彿我是她們手上的一顆魔術方塊。 酷刑終於完畢, 我跌跌撞撞的推開門, 門外卻是一條驟然降低的隧道, 得用狗爬式才能穿越。隧道 不知是什麼材料作成, 我只記得是白色半透明, 觸感柔軟且發出螢光, 路上還到處是鮮紅玫瑰花 瓣, 雖然得「匍匐前進」, 卻滿舒服的, 讓人想待在裡頭睡個覺, 不出來了。 隧道終點竟已是體育館後門外, 走出去第一眼看到自己的鞋子整整齊齊的和其他十幾雙排在那 裡, 等著主人來領走。凌晨時分, 我們這些「觀眾」像大夢初醒般, 唰啦一聲回歸到真實世界, 人人表情驚喜的邊穿鞋, 邊說拉丁美洲的劇團身上果然流著魔幻寫實的血液啊! 後來聽團長說, 這個表演是要讓觀眾體驗人體的各個官能和心靈感受, 最後的那個白色隧道則是 模擬胎兒在母親子宮中居住至出生的過程。 我猜世界上沒人記得自己的胎兒經驗, 但是應該有不少各地觀眾對創意十足的「亞麗阿德娜 之線」經驗, 至今仍津津樂道著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